他用他的坚持与陪伴,带妻子战胜了癌症晚期

患者故事 2021-06-10 15:55癌症网www.aizhengw.cn

45岁的奕叔,喜欢和爱人一起散散步、看看夕阳,每次看着爱人平和的笑容,他就觉得心满意足。 “劫”后余生,这似乎都是偷来的幸福。那场“劫难”,似梦一般。

 
“从18年12月份到现在,我仍然不愿意接受我爱人生病的这个事实。”奕叔这样说道,“我爱人从小就胆小,是那种老实本分的人。有时候我会痛恨命运的不公,但是生活还是得继续。”
 
命运的车轮滚滚向前,有些劫数,想躲,也躲不掉。
18年12月份,奕叔的爱人总是感到胃胀,开始还以为是生了胃病,可是吃了一个多星期的中药,也不见好。奕叔担心爱人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就带着她到附近医院照了B超。
 
不曾想,这一照,却照出了腹水。于是,二人怀着忐忑的心情,前往江西省妇幼保健院做进一步检查。
 
当医生告知检查结果的时候,奕叔看着医生的嘴巴一张一合、一张一合……似乎只听到了“卵巢癌”三个字,其余的什么也没听到。“癌”这个字眼,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奕叔的咽喉,喘不过气、说不出话。
 
但随后,他就振作起来,因为他想着,他的爱人得靠他撑着。
 
奕叔不忍告知爱人这个残酷的事实,于是他选择了隐瞒:“没事的,查出来卵巢囊肿,我们做个手术切了就好了。但是江西的技术不够好,我们去上海治!”
 
看起来无比坚强的奕叔,却会背着他的爱人在角落里偷偷抹眼泪。
 
“我一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在我们的概念里,癌症就是不治之症。”奕叔一边回忆,一边黯淡了眼神。
 
//从江西到上海,艰辛无比的求医之路
 
之后,奕叔收拾了他和爱人的行囊,踏上了去往上海的求医之路。
 
这一路,背井离乡、人生地不熟,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不仅看病难,住所也成问题,异地医保更是增加了难题。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一关一关地过去了。
 
最难的那关,是奕叔的爱人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一到上海的医院就诊,医生就安排了PET-CT检查,接着根据各项检查结果,制定了一系列的治疗方案。奕叔的爱人一听“化疗”二字,一下子就明白了。
 
当时的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就像晴天霹雳一般,震得她不知所措。幸好,经过弈叔不断的鼓励,他的爱人重拾了治疗的信心。
 
回忆那段日子,奕叔还说:“我爱人当时腹胀得厉害,进食都难,吃得非常少,我心里非常难受。”他一面心疼着爱人,恨不能替她受尽苦难;一面又怀抱着极大的信念,他说:“总之一切都过来了,就算是绝症,我们也要去挑战它!一定要尽量延长我爱人和我、和我们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幸而成功手术,与死神擦肩而过
 
19年2月14日,情人节,奕叔记得很清楚,那本该是情侣/夫妻恩爱庆祝的日子,而他却在医院长廊中等待爱人从冰冷的手术台上下来。长长的走廊,黑暗阴森,似乎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人影,等待着某个光亮出现。
 
手术室门开的那一刻,奕叔双眼陡然睁大,有些踉跄着跑向爱人的手术床,医生的那句“手术很成功”,让他看清了周围匆忙奔走的人影,光亮出现了。
 
奕叔的爱人是高级别浆液性3C期卵巢癌,且病情比较复杂,在手术前,就已经进行了两次新辅助化疗,直到CA125从一开始的2000多降到80几才进行手术。好在,手术进行得很成功,达到了满意减瘤的程度。
 
手术后,奕叔的爱人身上插了胃管,足足插了4天,她不停地呕吐,但由于没有进食,只能呕出胃液。医生只能帮她输点营养液,而弈叔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在一旁握着爱人的手,鼓励她、支持她,恨不得以身代之。
 
由于奕叔的爱人本来身体就比较虚弱,恢复得很慢。奕叔说:“经过了炼狱般的一个星期,我爱人她熬过来了,拔了胃管,慢慢地能进食了,又慢慢地能下床活动了……”
 
奕叔看着爱人一天天好起来,脸色一天天红润起来,甚是高兴。
 
//化疗备受煎熬,终是永不言弃
 
之后,奕叔的爱人就开始了似乎漫长无止尽的化疗。这期间,两个人的身心都备受煎熬。
 
因为奕叔和爱人都不是上海人,每过21天都要去上海化疗。考虑到住宾馆不卫生,且爱人化疗后身体本来就虚弱、怕感染,还无法好好补充营养,奕叔认为,不断地在江西和上海之间来来回回,即使奔波劳累,却也是最好的选择。
 
“我这一生从未觉得冬天是那么地寒冷。由于我爱人身体虚弱的原因,每次化疗都不能立刻返回家乡,必须在上海的宾馆呆上一天作为缓冲,然后坐上3个小时的火车、再转2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回到家里。一路的颠簸劳累,回家后爱人化疗的副作用全部出来了。”看着爱人不断承受着化疗带来的痛苦,奕叔是无比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那段日子,江西与上海之间的路,成了二人相互扶持、相互陪伴的路。
 
经过数次化疗的折磨,奕叔的爱人那一头漂亮的长发没了。“她是个爱干净、爱漂亮的人,这对她无疑又是一次心理上的打击,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打击使她有几次都不想治疗下去,我只能天天陪着她,告诉她要坚持,要看到自己的孩子考上大学、结婚生子。只有一直鼓励她,她才能坚持下去。”
 
命运弄人,但事在人为,永不言弃,终能“水滴石穿”。因着奕叔的爱和坚持,他的爱人也获得了坚定的力量,勇敢地与病魔抗争下去。
 
//维持治疗至今,生活渐渐归于平静
 
19年5月,6次化疗终于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治疗的结束,而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维持治疗。
 
奕叔的爱人在术后就进行了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正好符合奥拉帕利一线适应症。主治医生也说,化疗后吃靶向药进行维持治疗可以延缓复发,奕叔下了决定,直接在药房购药。
 
他的爱人刚开始服用靶向药的时候,是有副作用的,呕吐得厉害。一天吐5、6次,什么也吃不下,整个人都瘦了,吃止吐药都没什么效果。
 
这期间,由于爱人身体不耐受,断断续续停了3次药。最后一次再次吃上靶向药的时候,是一天先吃2粒,等耐受后慢慢再加量上去。
 
奕叔和他的爱人坚信靶向药的治疗效果,一直不放弃吃药,一直坚持着。
 
后来,副作用慢慢减轻了,症状只剩了一点呕吐、乏力,爱人的身体还可以耐受。并且,血小板计数也不低、肝肾功能也正常。而白细胞计数一开始有点低,从20年开始白细胞计数就正常了。
 
维持治疗至今,爱人的病情都还算较稳定,这是奕叔比较高兴的事儿了。现在二人的心情也都趋向于平静,回归了原本幸福的生活。夕阳西下,有爱人相陪,温馨、永恒。
 
//负担像座“大山”,好政策何时出台
 
但是,这维持治疗疗效虽好,一盒2万5的经济压力也是压得奕叔一家喘不过气来。
 
奕叔说:“开始听说要2万5一盒,是很难承受。我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只是想着我目前还能承受的住,我就扛着,为此,我将我们的一座老房子低价卖掉了。而且当时主治医生跟我们说,奥拉帕利会进医保的,所以我们就抱着这个希望选择了吃靶向药。”
 
怀抱着这样的希望,奕叔的爱人坚持着吃了大半年的靶向药。盼到了19年11月28日,奥拉帕利终于进了医保。奕叔一家喜出望外,可是,紧接着又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原来,一线维持治疗的患者吃奥拉帕利无法报销!奕叔的心情,简直像坐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但好在,还有慈善援助项目,总算是能减轻一些经济负担。奕叔说:“现在我们虽然没有报销,但是比起以前好了一点。当然,对于预期来说,这个是肯定不能满足的。”
 
不管经济压力多大,奕叔从来都是咬牙坚持着:“不管富与穷;家庭完完整整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靶向药的问世,让很多卵巢癌患者迎来了生的希望。根据SOLO-2研究,奥拉帕利维持治疗可以延长卵巢癌患者的总生存期,这是目前唯一有总生存期OS数据的PARP抑制剂,无疑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相信像奕叔的爱人这样,得益于靶向药维持治疗的患者,不在少数。大多数患者及患者家属都迫切地希望,奥拉帕利一线维持治疗可以进入医保报销的行列。这些背上背着一座又一座“大山”的癌症家庭,真的太需要减负了!
 
奕叔说出了许多患者及患者家属的心声:“我希望国家可以调整这个医保政策,让一线维持治疗的病友们也享受到福利。”
 
//所有的爱和陪伴,终将不负所望
 
如今,奕叔的爱人病情渐趋稳定,身体一天天好起来。
 
奕叔说:“我的家庭也欢乐多了。有时候我爱人还会跟我拌几句嘴,嫌我这里做得不好、那里做得不好。想想我爱人从确诊、手术、化疗,再到维持治疗,就像梦一场。就连我,也整整瘦了15斤。”
 
“即使再难,我想想我的家庭,老人都70多岁了、孩子还在读高中,没办法,咬牙也要扛着。如果我不坚持,我爱人就更难坚持了。我要尽力和我爱人过好未来的日子,对于她来说,我和家人的陪伴才是她抗击病魔的最大动力!”
 
是的,爱与陪伴,会赋予人无穷的力量。所有的爱和陪伴,终将不负所望。

Copyright@2015-2020 癌症肿瘤网版板所有All right reserved -邮箱:xiangjk120@qq.com

宫颈癌症状,癌症会传染吗,癌症症状,癌症能治好吗,癌症遗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