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亲身经历的无奈

患者故事 2021-06-10 15:49癌症网www.aizhengw.cn

 无数个失眠夜的其中一夜,想想,就写一下自己患癌后的这六年经历,无论是治疗,生活,情绪,情感,金钱,以及自己这六年如何走过来的过程,反正也是失眠,就缓缓的把这些写出来,就当是给自己找一个宣泻的出口吧,也就当故事一样来陈述吧。同样也希望能够给和我一样患上癌症的病友们和正在拼搏的人带来一点点帮助。

 
2014年,恐怖的本命年,36岁,9月,还差一个月就可以过去了,满37岁了。这一年之前的十来年 ,通过努力打拼,生意做得不算太好但也不坏,基本实现了别人想吃的我吃得起,别人想买的我买得起,月收入也在大几万的程度,也攒出来了一些固定资产。
 
忙了几年,也算对得起自己草根出身的努力了,28岁结婚,29岁生有一个小孩,30岁就离婚了,当时每天都很忙,压力也很大,作息也不规律,我也就忙着从来没去医院体检过,最近的一次体检还是28岁结婚时的婚检。当然总感觉自己压力大,所以经常会觉得疲惫,自己认为这应该是处于当时流行的一个说法,亚健康状态吧。但依旧是忙着,那时对癌症完全没有任何了解,只是听说过这么一个词,而且搞不懂同样是癌症病人为什么有人是血液问题,有人是肝脏问题,有人又是淋巴问题,而这所有的问题,为什么又统称为癌症?心里常常在想,我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癌症这种高级的病怎么也不会砸在我这种普通人的身上吧,而且自己纵然再有疲惫感,但工作压力来的时候,我也总是能克服身体上的不适,合理地去解决掉这些困难。
 
2014年9月,工作压力很大,自己的鼻窦炎突然变得很严重,严重到影响呼吸了,在省会城市的医院去挂个门诊看了一下医生,医生说,就是鼻窦炎,有点严重,建议手术,要住院。我当时觉得,这病虽然影响到了我的鼻子呼吸,但用嘴呼吸也是能正常享受空气的,就不管它先吧,先忙着处理工作吧。直到有一天,半个脑袋胀痛得很厉害,而由我负责的几个项目又都在困境中,头痛得半边脸都明显肿了起来,才和股东们请假,说身体顶不住了,我要去住院了。
 
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来到了自己家市区的一家军方三级甲等医院,做了一个检查,说有鼻窦炎,但主要还是长了鼻息肉,堵住了鼻涕和鼻窦炎的炎症水没法通过鼻腔正常的排出,造成了堵塞,所以半边脸会肿,解决办法就是割掉息肉,再割掉鼻窦的发炎部分。我己经决定住院治疗了,就想着那就手术吧,但是息肉好像基本上是癌症的前兆,问到医生,却得知鼻息肉基本上很难癌变的,放心手术吧。我就放下工作轻松了心情住进了医院,手术做得不是很成功,虽然是一个小手术,失误的原因是麻醉药没涂到鼻息肉上面,因为有鼻涕包着,都涂到鼻涕上去了,医生也大意了,直接用手术钩子就去撕拉我的鼻息肉,麻药无效,那种痛苦让医生觉察到了不对,重新上了麻药才让我在轻松的状态下,撕下了鼻息肉,但受到了阴影的影响,我拒绝了医生割鼻窦的手术,推回了病房,在经历了麻药过后的痛苦后,终于人的精神力好点了,就想着,这么多年都没有做过全身体检了,反正住院还有时间,就做个全身体检吧。
 
息肉活检没出问题,良性的,我的心情好了起来,鼻子也通畅许多了,随着体检报告单一个一个的回来,医生找到我谈了个问题,他说,你的右肺尖有个小占位,你以前是否得过肺结核病。我说没有啊,医生说拍的X光片显示你的肺部有占位,不排除陈旧性病变,你再仔细想想看,是不是什么时候肺部有过炎症,后来好了呢。我回忆着,可以肯定且印象深刻的是在做婚检的时候,因为我抽烟,所以特别问过肺部的情况,当时的医生还说,你的肺很干净,没问题。我把这情况告诉了医生,医生说那也就不能排除病变性占位了,我不理解什么是占位,详问后,得知占位就是有可能是陈旧性病变的钙化,或新发的病变占位,但不排除是癌症。我笑了,像我这样平凡的人,能得那么高级的病吗?但还是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一个肺部CT,由于不是增强,所以医生给出的判断依然和之前的说法相同,同时要求我做个增强CT,我怕痛,也不愿意接受再紧接着来的一次幅射检查,就问医生,如果我不做增强,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检测吗?医生说那就穿刺取活检吧。拿着CT片子,找到了介入科的主任,他看完片子后说,你的占位不大,1.8公分,且在右肺尖,比较麻烦,我还是问痛吗?医生说肯定会有点痛的,但主要问题是,穿中概率不大,且有5%的机率下不了手术台。我想哪就不穿了,就等两个月再来拍个CT,如果,病灶没大,应该就问题不大,如果有变大,再做增强等一系列的检查吧,反正我还是不认为癌症这种高级的病,应该与我这种平凡的人沾不上边吧。等鼻息肉的手术同意出院了,还带着流鼻血的状况就跑去印尼玩了一个月。
 
回国后,一个朋友知道了我的情况,死拉硬拽的要我去做个增强CT,好吧,我就去了。朋友托人找了关系,片子出来后直接就到了肿瘤科主任的桌子上。面对着肿瘤科的医生她那严肃的脸,我有点慌了,问到底是什么情况。医生看得很仔细,又问了我一些我的生活习惯的问题,说道,看片子来说,不敢100%确定是不是癌,但是大概率会是的,因为它长有毛刺,应该是属于血管,给出的建议是马上去省城医院去做一个PET_CT。医生说的很严肃,这种交谈下,我就感受到了自我带来的恐惧感。
 
不是真的中大奖了吧,我还很年轻的啊,上有老下有小的,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态到了省内唯一可以做PET_CT的医院,交钱,预约就等待通知去检查。
 
第二天就到我了,我到了医院,排队的人都面带愁容,整个等候大厅里都充斥着悲伤的感觉,这倒不算什么,让人心生到恐惧的是上机检查前的一系列动作。穿着全方位防护服的医生走来走去,像看的生化危机电影里的科学家一样。
 
医生让每个人喝了一瓶水,说里面有一颗药,也就没给过多解释了,让大家去走廊的尽头去打针。走到走廊尽头只看到有一个玻璃防护窗,窗下有两个固定的手套,意思是医生在里面全方位的做好了防辐射工作,我们把手放在操作台上,医生的手从手从里面伸到了手套里,隔着玻璃,隔着手套给我打了个针。我想像着科幻片中那些科学家隔着玻璃箱子,通过隔离手套把手伸进去给外星生物注射的场景。完全是一样的感觉啊。
 
检查是很快就做完了,全程不痛不氧的,就让回家等结果。
 
两天后来到医院拿结果,医生说,转移了,一个红点在肺,一个红点在脑,这应该是肺癌脑转移,后面还解释了成像的原理,可后面的话我什么都没听进去,只是五个字在我的脑海中炸响,肺癌脑转移!!!肺癌脑转移!!!
 
这个医生可没有说疑是。我一阵晕眩,整个世界一片空白,像灵魂出窍了一样,我行尸走肉一样的走出了医院,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会这样?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得赶回去,我对自己说。
 
我口渴,还饿。买瓶水喝吧,到了医院门口的小卖部,我递过去一张100块的钱,说我买瓶水,老板收了钱,找了一堆钱给我,我拿了找我的零钱转身就走出了小卖部,伸手拦了个出租车。我说去火车站附近找个饭店吃点东西,车子马上开动了,我还是渴,我刚买的水呢,好像没拿……
 
到了一家饭店,我很饿,很渴,却完全没有食欲,但我知道,多少我得吃点东西,要了碗面,喝了口茶。面上来了,我脑中还是那五个字,肺癌脑转移!!!肺癌脑转移!!!肺癌脑转移!!!
 
我坐在桌前,面在面前,我大约坐了半小时,也没摸一下筷子,我是真的吃不下去。还是赶紧回去吧。后面怎么回来了,我就完全回忆不起来了,整个人完全是懵的。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这一段记忆好像是完全懵的,只是记得拿着片子,找到了医院医生,依旧是朋友带着我一起去的。
 
医生看完报告,肯定的和我说,你这就是肿瘤,恶性的且己经远距离转移了,转移到脑了。
 
我说,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医生说,你有钱吗?我答道,还有点。
 
医生又问,你想治还是想舒服点过下去?
 
我一听,这话题严重了,不等我开口,医生又说,从临床上来说,脑转移的患者一般有7个月到一年半的生存期,如果你不想治,就拿着钱去花,怎么开心怎么过,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如果你想治,建议你去三个地方,北京,上海,广州。这三个地方目前是国内有着国内最好的治疗方法。我建议你先去看看。
 
我想,离我近的地方是广东,那就去广东中山肿瘤治疗中心吧。
 
回到家里,我把爸爸妈妈喊到家,告诉了他们我的情况,并且交待了一些遗嘱,这里就不详细谈了,只记得当时的场景极其悲凉,因为我是78年第一批独生子女。
 
后事交待完毕,我心里想,难道得了癌症就只有死吗?就想问问别人,有没有得了癌症还长期存活下来的人。
 
我认识两个人,一个子宫癌,切除后活了20年了,但没转移,还可以切除,我不能切脑袋吧,这个没可比性。还有一个是同学,但她是白血病,那个病好控制,用格列卫就行,好像也没有可比性。
 
后来我以前公司股东听说了我的情况,打电话给我说,你这不算事,怕毛线,我的岳父,60岁了,患的是肾癌,切除左肾,又转移到右肾,右肾又切了三分之一,然后又转移到胃,胃又切了三分之一,又转移到肺和脑,治疗了六年,现在依然健在。我一听,精神为之一振,问道,我可以见见你岳父吗?
 
他说可以啊,你什么时候方便,我说就现在,他发了个地址给我。
 
我记得当时晚上11点钟了。几分钟后就到他岳父家了,他们己经在等我了,看到我来了,拿出了近一米高的一堆CT报道单给我看,并详细说明每时的情况,我顿时感觉应该是有希望活下来的,因为有先例了,且是我亲眼见到的。
 
那就治吧,于是,我和珠海的同学联系了,她是自考考上医学院,然后开了个社区诊所。
 
我把我的情况和她说了,她很吃惊,说她的父亲半年前才去逝的,也是肺癌,当时送去医院做了放化疗,结果几个月就走了。如果我去广东,她尽量帮我联系中山肿瘤的医生。
 
有了同学答应帮忙,我收拾了一个背包,告别家人,就踏上了南下求医的道路。
 
到了中山肿瘤医院后,朋友帮忙找到付院长亲自帮我看。但是,不管多知名的医生、院长,他们都是按传统的套路来的,先要我去做个穿刺,先做个精标准的检测,问到治疗方案时,付院长说:你肺部病灶不大,可以做微创,脑部做个放疗,然后再化疗。
 
传统治疗的三板斧,手术、放疗、化疗。但是我又更不知道还有什么好的方法,那就按章来吧,就在医院交钱,预约到7天后做穿刺,因为要等,做完常规不排队的检查后,同学就回珠海了,我在中肿附近开了个房,等穿刺。
 
也不知道是广州市的天气雾霾严重,还是我的内心恐慌所影起的,在这七天里,我白天咳嗽,晚上发烧39度,吃不下东西,也睡不着觉,每天就像行尸走肉一般,惶惶不安。
 
终于到了我做穿刺了,同学也来到广州陪我。手术室拿的方案是从背部穿进去,从两根肋骨中穿过,穿进病灶。就这样开始了,在CT机下,扫描几圈,医生就进来把针推进去一点,然后又出去,关门,再扫描几圈,再进来推一点,大概几个来回后,我和手术医生说,针刺进去有强列的酸麻感,医生又出去了,然后进来几个医生,说可能穿到神经了,今天恐怕不能再穿了,和我说要么过几天再来穿吧,今天恐怕是穿不了了。我下了CT机,一身疲倦的和我同学商量,要不就不穿了吧,我受不了这种心理折磨了,帮我想想别的办法看行不行?同学说,让我就回珠海先,她有个师傅有个方子,看看能不能吃中药先控制一下,这样天天发高烧也不行,至少珠海空气会好点。我说再怎么样也比在医院边上等死好点,那就回珠海。
 
回珠海的路上,同学就让护士抓好药,熬着等我回来就好有药喝。到了珠海,吃了一堆药,喝了中药,终于睡着了。
 
能睡着觉,精神就好多了,吃了那一堆药,当晚就不发烧了,喝了中药,心理感觉好多了,人就感到轻松好多了,接下去的几天,基本就保持着能吃能睡的状态,好像好多了。
 
每天没事,都去海边散散步,看别人钓鱼,想起自己,36岁,上有60多的双亲,下有才六岁的儿子,自己又是独生子女,在这正当应做顶梁柱的时候,我却身患绝症,多么无助啊。

Copyright@2015-2020 癌症肿瘤网版板所有All right reserved -邮箱:xiangjk120@qq.com

宫颈癌症状,癌症会传染吗,癌症症状,癌症能治好吗,癌症遗传吗